黑丶景琰

他的声音比水还要干净。

【靖苏十世镜】 豪门之孽债情迷 【下】

又名:

#靖苏豪门恩怨#    #短篇两章完结#      #上部虐下部甜#   #治愈暖暖的HE#     #有本事你就猜剧情#    #烦请关注靖苏十世镜#  #生子避雷慎入#

点此进入:豪门之孽债情迷 【上】

ooc ooc ooc ooc ooc ooc ooc ooc ooc ooc ooc o


萧景琰还记得三年前的那个夜晚,长林集团被查,做假账内幕交易,行贿官员非法使用政府用地,恶意股市操盘诱骗投资者,致使他人死亡,他知道是他父亲的手段,一连三个人跳楼,长林股票下跌了十三个点,那个集团,除了名字是他起的剩下的全是梅长苏的心血,他可以失败,梅长苏却不行。

那些被指控的罪名里,百分之七十都是真的。

梅长苏为了短时期达到那样庞大的资金,从来都是高风险高投资,每一次他劝他的时候。

梅长苏都只会说:“景琰,这不是真正的风险,真正的风险来自你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!”

梅长苏在高空行走,他自己不觉得危险,可是萧景琰有时候会害怕,害怕有一天,梅长苏从高空跌落下来,这么美好的一人,如果粉碎碎骨,他比他更疼。

 

 

那天夜里,梅长苏来找他,要他一力承担所有罪名,他心里疼了一下,二话没说签了股份转让协议。

有些事情他可以自己去做,却不能被这样要求,就好像特可以为他去死,却不能是他要他去死一样,他记得自己那时候说:“别再让我看见你。”然后就出门开了车一路一百二十迈冲去了警局,连闯了三个红灯,他开车的时候总是在想,如果就这样撞死就好了。

他父亲一无所有了,所以下了狠手要梅长苏死,即使替罪的是他,也判了有期徒刑二十年,判刑的时候他只有二十八岁,白天还是整个商业圈最炙手可热的七爷,是多少富家千金想要攀附的豪门总裁,那晚过后,从天堂跌入地狱。

其实身份的落差并不难以忍受,真正难以忍受的,是被利用和抛弃的痛苦。

 

 

“你在想什么?”不知不觉车已经停了,梅长苏从智能冰箱里取出一瓶香槟:“怎么样,喜欢吗?我知道你一直想要这辆迈巴赫Landaule,我们在一起的时候,就经常听你念叨,可惜全球限量20辆,我花了很大的力气才从别人那里弄来的。景琰……”

“谢谢,可我不需要。”

“景琰,你非要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吗?”

萧景琰干脆一句话不说。

梅长苏自顾自的喝了一杯,他低声说:“静姨刚飞去国外替一个孩子做了换心手术,她也很想你,刚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,她很担心,所以才让我来看看你。”

“我在电影院,开了静音。”

“电影好看吗?”

“还行。”

 

 

尴尬的对话或许实在难以维持,只要梅长苏不开口,便是死水一样的沉寂。

沉默并没有维持多久,“景琰,你不是想知道,还欠我什么吗?我告诉你。”梅长苏扯下领带,脱了一身西装外套,自下而上解开半湿的衬衣纽扣,他躺在座椅上,痴痴的望着萧景琰说:“你还欠我一个孩子。”他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,闭上眼睛轻声说:“三年前的那个,我没有留住,你再给我一个,我们就扯平了……”

萧景琰猛地从椅子上弹起,一把抓住梅长苏的衣领,震惊的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梅长苏用另一只手抓住萧景琰的胳膊,往自己身上带,直到那只手掌触到自己的小腹,他微微笑了一下,像一朵带刺的蔷薇:“这里曾经……有一个生命……是你送给我的……可惜我运气不好……景琰……我的身体……我和别人不一样,虽然我也没想到……当时拿到诊断书的时候,我还以为我是个怪物……我……景琰,就算你不想再听我解释……就算你当我又在骗你……你就当是一场交易吧,你给我一个孩子,我们两清。”

 

 

“梅长苏?你又想骗我?你是男人!怎么可能?”

“我也不知道啊,是啊,我是男人,我知道你不信,如果是我,我也不信。”

“你是说?你这里……有过孩子?”萧景琰不可置信。

“是。如果你不信,我还留着诊断书和音像图片,我当时也无法接受……可是肚子一天一天大起来……可是……我……我一定是疯了,我竟然想把他生下来……”

萧景琰仔细看着梅长苏的神态,如果这是演戏,那实在太成功了,他继续问道:“那孩子呢?”

“五个月的时候……没有了……”



“你又熬夜看文件?还是半夜起来喝咖啡,是摔跤了吗?还是……当时什么情况?是谁救了你?什么时候的事,为什么我都不知道?”

“你还在牢里啊,我如果不费点心思,难道真的要你坐二十年牢吗?当时……当时不记得了,全都是血,就是疼的要命,别的……似乎也没有什么,就是有点害怕,如果这样死了,就再也不见到你了……是蔺晨救了我。”

 萧景琰不知道当时的情景是怎么样,但他知道,绝不是这样轻描淡写的几句话,就能概括的,那样短短的几个字,是怎么样的鲜血淋漓,又是怎么样的九死一生。



有些痛苦可以一笑了之,而有些痛苦却是一生都开不了口。他看他仿若在讲别人的故事,一样随意和轻松。他发现自己的心又开始痛了,完全由不得自己。

 

“所以三年前,你要我认罪是因为想要保住孩子?”

“是,我想告诉你,可我说不出口,你也没有给我开口的机会,当时没得选的,景琰……我怕你以为我是怪物,我也不敢就这样去坐牢,或许是上天赐给我们的,我想把他生下来,所以我……我以为这样是对的。

可我都失去了……不管是你……还是……”梅长苏的声音哽咽的无法继续,他侧过脸想要强忍泪水,却还是不能抑制,有些东西隐忍太久,爆发的时候,就显得更加恐怖。

萧景琰感受着手掌之下冰冷的身体,他的脑子一片混乱。

 

 

 

我曾经有一个孩子?

长苏……曾经……

他不是利用我……不是为了脱罪……

他是不是又在骗我?

不会的……谁会用这么愚蠢的话去骗人……

那是真的了?

难怪不来看我……原来是身体不好,一定养了很久很久吧,还要兼顾公司……

可是结婚又是为什么?

难怪判了二十年,却只在牢里呆了三年……

萧景琰。

你还敢信吗?

 

 

他听见自己心里有一个声音说:“一切值得,为其疯狂。”

有什么不敢的呢?
如果这个世界上,有人费尽心机来骗你,那一定是一个很在乎你的人,否则他又怎么会愿意花那么多的心思。

有什么不敢的呢?

已经一无所有了,就只有一条命。

这样看似荒诞的真相远比曾经的‘我以为’更让他觉得开心和安慰。

原来你从来不曾辜负我。

 

 

 

萧景琰冷静了很久,他坐下把梅长苏抱在怀里,长手长腿环抱是个费力的事情:“没有失去,不要胡说,该死,你应该在这摆一张床。”嚷了一句,用头蹭了蹭梅长苏:“你早该告诉我的。”

“你……你不信我……你……你不听……”

“我!我那不是!我!我……我蠢。”

“我其实,很伤心。”

“对不起,我错了。都是我的错,不伤心,不伤心好吗?孩子的事,不是你的错,我们再生一个就好了,总会有的,能怀第一个,就能怀第二个,一分耕耘一分收获!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这句不好,我换一个……心诚则灵。”

 


 他总是在想,他爱他什么,这个人有什么好?不会说话,没有聪明的脑子,脾气倔强像一头蛮牛,生气的时候从不听别人解释,可是他从不骗他,他在他身边,是安心的。

“好冷。”其实失去孩子的痛苦早已随着时间慢慢消失,而一直持续的痛苦是萧景琰的误会和疏离,久违的怀抱温暖无法逃开,想要更多,贪婪是人类的本性。

“你等等,我找下空调遥控器。”

“我的意思是抱紧点!!!”

“啊!?”萧景琰连忙把人抱得又紧了一点,恨不得勒进身体里。

“你怎么这么蠢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交易还做吗?”

“交易?”

 

  

 

“你给我一个孩子,我给你一份工作。”

“什么工作?”

“长林集团总裁的私人秘书。”

“只是这样?”

“你还想要什么?”

“有没有时间限制?”

“有,有效期七十年。” 七十年,七十年以后都要一百岁了吧,也算白头偕老。

 


“关于结婚的事情,你没有必要给我解释清楚吗?”萧景琰看着窝在自己怀里的人。

“……形婚……宫小姐喜欢秦般若……请我帮忙而已……而且对集团确实有帮助。”

“麻烦你帮我问问秦小姐还有没有这个需要。”

“你敢?”

“只许总裁放火?不许秘书点灯?”

“我发工资我说了算!”

“你说了算。”


不说话的时候,还是沉寂,可这样的沉寂确实不同的,他听见他均匀的呼吸声,和强而有力的心跳,被紧紧拥抱着,那种铺天盖地的宠溺,不需要讲道理,也不需要伪装,好像曾经的那个家就这样回来了。有些人真的不可能被别人所替代。

 

“你的发型好丑,你怎么黑了这么多,你的手太粗糙了!不许摸我!我送你的那块表呢?你是不是丢了?还是拿去卖了?你上次还敢去酒吧调酒?被那么多人占便宜!你怎么不去下海做牛郎?你本事大的很!哼!萧!景!琰!你让我好好检查检查,还有没有哪儿变了,还干净不干净?”

“有啊,一会儿回去洗个澡,我让你仔细检查……肯定干净……”萧景琰吻了吻梅长苏脸上的泪痕,在耳畔暗哑的说了一句:“我自己倒是觉得大了。”

“不要脸。”梅长苏突然有点热。

“我去开车,还赶着回去造人呢。”萧景琰咬了一口梅长苏的脖子:“下什么海,不是已经有总裁包养我了?看样子……二奶算不上,最多是个情夫?”

“你怎么变得这么粗俗?不过……也很可爱。”

“别闹,再闹我等不及了。”

“你……你难道还敢车……唔……”

 

 

 

如果人死了,灵魂真的可以变成鱼。

你想游去哪里?北海?还是加勒比海?没有鱼是喜欢寂寞的,所以总是结伴而行。

但是倘若死去的世界是汪洋大海,我也会在大海之中,在千千万万条鱼里找到你,如同在这茫茫人海之中,在千千万万个人里遇见你。

 

 

“景琰,其实……那场电影我坐在你后面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电影里有一句,说的很好。”

“什么话?”

“这个世界上我最害怕的就是让你受苦。”

“那你永远不用害怕了,除了你,没有人能让我受苦,长苏,你所害怕的,只会掌握在你手中。”

 “恩。”

 


彼得林奇曾经说过,一个钟情于计算,沉迷于资产负债表而不能自拔的投资者,多半不能成功。

所以,人人都不能屈服于逆境,物尽天择虽然残忍,但社会需要秩序。

有时候比起沉默不语,解释道歉往往更能挽救一段爱情,误会终有大白日,如若深爱,切莫放开。

 

 

靖苏十世镜个人剧,倾情演绎。吃粮烦请关注主页君  @靖苏十世镜 

另:【靖苏合集】 #投喂小天使的系列整理#


评论(67)
热度(179)

© 黑丶景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