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丶景琰

他的声音比水还要干净。

【靖苏十世镜】魔教之替身情人 【结局】(ABO)

江湖狗血虐恋HE。略烧脑。ABO生子慎入嗯说好的大结局。

又名:

#好大一盆狗血#    #自己是自己的替身心好累#    #正邪不两立可咋整#     #私设如山嘿嘿嘿#    #不生子的ABO不是老司机#    #没错就这样完结了#

ooc ooc ooc ooc ooc ooc ooc ooc ooc ooc ooc ooc

前文:【1】(ABO)  【2】(ABO)    【3】(ABO)  【4】(AB     O)     【5-1】(ABO)    【5-2】(ABO)



“我要吃橘子。”

“给给给。”

“心情不好。”

“额……舞剑给你看?”

“我武功废了。”

“内力不是还在吗?我可以把我的功法教给你。”

“下雪天,最适合杀人了。”

“我昨晚发现,你这魔教还有个温泉,下雪天最适合温泉了,不如我们去试试?”




“你滚!”

“怎么滚?我可是梅教主的阶下囚,由教主亲自看管的。”

“萧景琰,你是大侠!仁义道德?礼义廉耻呢?”

“……”

“怎么?说不出话了?”

“只是觉得,江湖上有一句话说的很有道理。”

“什么很有道理?”

“长得越好看的人,越会骗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这转移话题的本事也不知道是和谁学的。




原本七日之后的除魔大会,两人不可描述耗费了三日,梅长苏在塌上休息了三日,等他能下榻,天明便是武林正道八大门派合攻魔教之日了。

他气的恨不得把萧景琰大卸八块,现在火烧眉毛,魔教左护法蔺晨竟然与右护法飞流同时失踪,这一场仗怎么打,确实头疼。

萧景琰自觉地站在柱子边挨训,被梅长苏的眼刀子捅的遍体鳞伤。





“你过来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我想了一个好法子。”

“什么法子?”

“从现在开始,你就是魔教新任教主焱啸,一会儿我将麒麟令传给你,你必须学会我魔教所有招式,只有一天一夜,我命人赶制教主衣袍,再铸一个神秘的面具,明日你替我迎战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什么什么?你去还是不去?你不去我就自己去,死便死了,我魔教后山还有些火药,管什么正道魔道,不若一起升天。”

“我……我去。只是会不会被人认出来……”

“如果被人认出来,你就从山崖上跳下去,也别回来见我了,免得丢人。”

“好。”




经历一场死去活来的特训之后,萧景琰麻木的看着自己的黑色滚金边的长袍,面上那个青铜水牛面具是什么情况???这样看起来也不凶啊……别人做大侠他也做大侠,怎么莫名其妙的走到这一步了。

清晨堂会,一打十露了一手,居然就正大光明的变成教主了?心好累,正道前来迎战的个个皆是熟人,下不去死手又不能不下手。

空照大师已年近花甲,竟然还在这烈日底下站着,真是看得人不忍心啊。

梅长苏易了容站在他身侧,装作一个普通教众,临走时还叮嘱他,所谓高手,就是能不说话就不说话。



“你这魔教妖人,还不快将萧大侠放出来。”

“今日,吾等就要铲平了你这山外山!”

“妖孽!卑鄙无耻!”

“快将萧大侠放出来。”



萧景琰冷汗直冒,心里愧疚之情溢于言表,几个年轻气盛的少年侠士冲了上来,他手下留情,只将人打的吐血,抛回山下去,一言不发负手而立。

“这魔教教主似是换了人啊,竟比那梅长苏还要厉害几分,诸位掌门,我们一起上吧,能不能救回犬子,就麻烦诸位了。”萧选挥手喊道,言毕就带着八大掌门一起杀上山去。

萧景琰不敢轻敌,却又不忍杀人,一番缠斗已被困在其中。

余下教众随即也杀了上来,两方战事焦灼,厮杀一片。

萧景琰妄图护住梅长苏,却不曾想他相互之意一经显露,旁人便拿捏了他的软肋,不再攻击于他,个个都往梅长苏身上痛下杀手。

萧景琰一时乱了章法,错漏百出,平生所用功法又不能显露,故而处了下风,身上连中了两剑,一剑在背后,一剑伤在左臂。



“枉你们自称正道人士,以多欺少便是正吗?”梅长苏狠声道,又痛恨自己竟成了萧景琰的包袱。

“对待尔等邪魔,无需道义。”进攻之人个个都是江湖泰山北斗,功力深厚,又深谙诸多阵法,梅长苏只得挨个寻找功法破绽说与萧景琰,寻求脱离之法。



血染青山,刀剑齐鸣。

萧景琰一路回退,将梅长苏抱在怀中,眼见死伤已有百人,心下万分不忍,何为正邪?

人人的性命都只有百年,不管是正道弟子,还是魔教教徒,他们皆有父母兄弟,这样便死去了,人死焉能复生?

心中百感而发,内力沸腾,他一身黑衣翻覆,如同催城的压顶乌云,墨发翻飞,只生出殊死一战的霸气,全身功法集于一掌扫破包围他的阵法,这一掌既出,竟硬生生将打斗之人分成了两波。





“诸位掌门,上天有好生之德,我魔教与诸位有何冤仇,值得诸位大开杀戒。”

“贞平四年,魔教教主杀我峨眉门下弟子一十三人。”

“贞平十一年,魔教窃走我武当简谱,杀我师弟。”

“贞平十四年,魔教暗卫杀我俗家弟子,掠夺家财。”

“贞平二十五年,魔教众人大肆屠戮,将我江湖精英正道弟子,抢掠至山外山,一个不留。还诛灭赤焰门林大侠全家,放火烧尸,残忍恶毒。”

“元祐六年,魔教教主还将我等软禁于此,三日三夜,横加羞辱。”

“几日前,还暗害武林盟主之子,萧景琰萧大侠,胁迫我等前来相救。”

“此等魔头,人人得而诛之。”

似乎很有道理啊,曾经自己也是喊着这样的口号,行着这等除之事,可是细细想来,那些都是前任魔教教主所为,梅长苏又何曾血染双手。




萧景琰轻声对梅长苏道:“长苏,魔教要败了,人数悬殊,死伤过半,我们打不赢的。”

梅长苏凝视着青铜面具下那双清澈的眼眸,柔声说:“我知道。”

“我不会让你死的。”萧景琰沉声说。

“我并不怕死。”梅长苏答。

“长苏,我不想再死人了。”

“你要做什么?”



萧景琰闪身后掠,将梅长苏带出重围交由黎刚甄平相护,大步流星走至山前,以内力改了音色,大声道:“本尊焱啸,乃是魔教教主,今日愿以自身性命,洗清两派恩怨,诸位皆是正道名门,可愿与本尊许下此诺。”

非是死局,若是他愿意携他而逃,再或者屠尽前人,只可惜……他是萧景琰。

梅长苏愕然,他看着萧景琰的背影,心中说不出何种情绪,为什么?

何以至此……值得吗?值得吗?

摘下人皮面具,一步一步走回萧景琰身侧,梅长苏冷寒似雪,无人可阻:“你今日才继位,若要一死以谢天下,怕是轮不到你吧。魔教教主梅长苏在此,谁人要我性命,那便亲手来拿!”




夕阳西下,二人并肩而立,正道中人竟也生出几分敬意。

空照大师低垂眼眸道:“阿弥陀佛,佛门中人本不该妄造杀孽,若两位教主在此立誓,此生再不为害武林,并放回萧大侠,我少林愿退出此战。”

“这……杀人者确实都是以往旧怨,今日我派弟子受伤者亦不在少数啊……我武当愿随少林同进退。”

众人慢慢放下手中冰刃,梅长苏笑了笑说:“诸位让我魔教三分,我魔教自然七分相还,实不相瞒,我这山外山下早已埋下火药,若是诸位真要拼个你死我活,那便殊死一搏吧。”




听闻此言,不少正派人士纷纷后退,萧选手执武林盟令牌,大声喊道:“诸位武林同道,今日我正道可一举拿下魔教,塑造不世之功,当真要放弃?”

“可少盟主还在他们手里。”

“景琰为道义而死,也是死得其所!冲啊!”




原想化干戈为玉帛,却仍是不能成功。梅长苏捏了捏萧景琰的手指,低头道:“是我害了你。”

萧景琰勾唇一笑:“根本没有火药对吗?你又在骗人,这一回,可没有骗到我。”



陡然生变,天空之中飞下诸多毒蜂,黑压压的一片。

空气之中渐渐弥漫而起紫色的云雾,将众人包围,只一个刹那,所有人皆如秋收的麦子,成片的栽倒下去。

萧景琰第一时间封住内息,掩住梅长苏口鼻,但见云雾之中走出一个一身黑衣,黑纱蒙面的妇人。

那妇人娉婷而立,清冷声说:“敢在我山外山放肆?”

言毕一拂袖,萧景琰与梅长苏竟然不再受到云雾侵蚀,行走自如。




萧选咬牙道:“魔教卑鄙无耻,你这妖女。”

妇人行至萧选面前,冷声又言:“卑鄙无耻?谁人比得过你?昔日,你的手足兄弟林燮意外搭救本主,本主为报大恩,赠与祖传两本秘籍,一为暗卫培养之法,一为铸剑法门,林燮将其中一本送于你,得成你神兵萧氏山庄的威名,谁知道你狼子野心,贪婪成性,得一还不够,竟还妄图林燮手里的那本,和谈破裂,便下了狠手,与夏江串谋酒中下毒,一把大火灭了林家满门,你可曾想过,你的亲妹妹也在其中,你那亲生的侄子清晨,还叫过你一声舅舅,为求名利,为图武林盟主之位,你嫁祸魔教,今日,我便要在你这武林正道面前,揭穿你的真面目。”



妇人看向场中所有人,凄厉的说道:“我魔教从未行此恶事,诸位若是不信,可以看看魔教教主梅长苏,诸位可知他的身份?他便是林燮之子,是当年空照大师都赞不绝口的江湖少年,如今?却变成这幅样子,有家不能回,有亲不能认!天理昭昭!善恶黑白!自有报应!”



梅长苏自袖中取出一枚玉蝉,走到空照大师面前,轻声说:“大师可还认得此物,这是小子的师傅周老先生昔年所赠,晚辈当日请几位前辈来山外山,不过是想告知真相,奈何时机未到,景琰便已将诸位前辈放下山了。

我林氏灭族之仇,不得不报,还请诸位前辈恩怨分明,还晚辈一个公道。”




武林正道哗然一片,萧选眼见旧事重提再也藏不下去,大笑数声道:“好!好!是我一时妇人之仁!不忍杀你!留你在我身边多年,林静怡!你这十三年,就只为等今天?”

那妇人解下面纱,分明就是盟主夫人,萧景琰惊得后退一步,又听见萧选继而又道:“你这个妖女,哈哈哈哈。”他仿若进入了某种幻境,双目赤红,笑的口吐白沫,也未曾停止,林静怡走至他面前,他才稍稍清醒,一只手颤抖着拉住林静怡的裙摆,道:“我只问你一句话,景琰……景琰他到底是不是我的儿子。”

林静怡漠然道:“你又何曾把他当过你儿子?”她蹲下附在萧选耳边轻声说:“这个秘密,我永远不会告诉你。”

萧选双眼翻白,全身抽搐起来,最终被毒蜂笼罩化成一堆白骨。




一场浩劫,从不过真相大白而已。

萧景琰定定看着地上那堆白骨,心中死寂一片,梅长苏伸手附在面具上,掩去她所有的悲伤。

柔声说:“和你无关。”

萧景琰不曾答话,林静怡信手解了毒烟,走至梅长苏跟前道:“带他回去吧。”

萧景琰固执的走向白骨,仍是流下泪来,多年父子亲情,如何轻易割舍,他失魂落魄的刹那,潜伏在一侧的夏江猛然出手一剑直指他后心。

梅长苏只唤了一声:“小心!”身体却早已相护,那一剑穿心而过。

萧景琰一掌将夏江击杀,仓皇的抱住站立不稳的梅长苏,看见鲜血溢出,却又不敢拔剑。




血染白衣,梅长苏虚弱的说:“景琰,我总是骗你,你是不是很讨厌我。”

“没有……没有的!没有……你能回来,我很高兴!我很高兴!真的!骗我有什么关系!你高兴就好!你怎么都好!你别说话了!我娘在这!我娘一定可以救你!”

梅长苏死死抓住萧景琰的手腕,因为疼痛,眉目之间多了些凄楚,他却始终还是释然的,他断断续续的说:“今生……能够遇见你……是我……此生最大……的幸事……孩子……你一定要……好好照顾……景琰……答应我……你会好好的……不要因为……”

萧景琰感觉自己似乎也要死了,生命正在被一点一点的抽离,梅长苏没说一句话,他就离死亡更近一分。

林静怡掏出一个瓶子,倒出护心丹喂到梅长苏口中,突然一抹水蓝色的身影,那人摇着一把折扇,大咧咧的走过来道:“哎呦天哪,哭什么都是?放心吧,他不会死的。”

萧景琰惊喜的抬头:“不会死?”

来人正是魔教左护法蔺晨,他翻了个白眼道:“你难道没有听说过,这世上有一种人,他的心是长偏了的?真巧这个没良心的,就是个偏心人。”





什么?你问后来怎么样?

后来,当然是,他们一个人做了武林盟主,一个人继续做魔教教主咯。

你问我为什么知道?

哦呵呵。

因为我叫萧灵犀,没错,我可是这个江湖最有名气的女侠~

山庄里的人都说,我长得像教主爹爹,可我却不觉得,我明明是鹿眼,哥哥才像教主爹爹,丹凤眼生的多好看,嘤嘤嘤~


不和你们多说了,我还要去山外山看我哥哥,这个月轮到他做魔教少主,我倒要看看,我上个月捅的烂摊子他得收拾多久~

哈哈哈~



对了,我爹爹又怀孕了,这回,你们猜生男生女?

猜对了,我就给你讲讲我两位爹爹花前月下没羞没臊不可描述的故事!

青山不改,绿色长流,本女侠在此别过,后会有期了。




靖苏十世镜个人剧,倾情演绎。吃粮烦请关注主页君  @靖苏十世镜 



其他系列:【靖苏夫夫日常】 万万没想到系列整理


评论(25)
热度(239)

© 黑丶景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