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丶景琰

他的声音比水还要干净。

【靖苏】种个对象来爱我!(中)

又名:

#小甜文治愈系#    #大龄单身青年的自白#    #这全是套路#     #浇浇水施施肥#    #小小苏就长出来#    #我对象超爱我嘞#

ooc ooc ooc ooc ooc ooc ooc ooc ooc ooc ooc ooc


上集讲到,病入膏肓萧总裁种花大业,切开黑梅医生设局同居。且看这一集精彩内容:

 

 

有的人养花是为了培养情趣,有的人养花是为了净化空气,而有的人养花是为了种出一个对象,而这个人就是萧景琰。

梅长苏住进萧景琰家的第二天,就肯定了这个人是一定有精神病的,他可以静坐在浴室的小板凳上对着浴缸里的花目不转睛,眼睛都不眨一下长达一小时二十三分钟十七秒,还会常常突发奇想,对花朵施放爱心,比如把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鲜牛奶,贴心的送过去,打算灌进花骨朵里,又或者打开音乐频道放才艺表演,琵琶古筝女子乐坊。

梅长苏觉得,再这样下去,他也要疯了。

 

 

于是梅长苏扶了扶自己的金丝眼镜,沉稳的说:“你这样会把花养死,你别碰了,我来吧。”

萧景琰果断的说:“这是我的真爱,怎么能让你养。”

“如果任由你胡来,不要说真爱,情敌都种不出来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是专业的,我来。”

梅长苏突然后悔,自己为什么要在治病的时候,出于义气,顺便还买了蔺晨的黑科技真爱之花,拿回来让客户试用,嗯,虽然试用反馈可以得到不菲的佣金,但现在看来,真是自己挖坑自己跳,治病还要附赠养花,必须得加钱了,钱这种东西,虽然他多得是,但再多一点也无所谓。

 

 

“你真的相信,这东西可以长出真爱?”

“我看见过,这里面有一个小人,”萧景琰转头不经意的问:“你没有带助听器吧,为什么能听见我的声音?”

梅长苏的心里咯噔一下,面不改色的说:“我会唇语。”

萧景琰动了动唇,无声的说了几个字,然后问:“我说了什么?”

梅长苏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,坦然的说:“你说,黑化肥灰化肥黑灰化肥会挥发。”

 

 

萧景琰回到客厅,静悄悄的坐在沙发上,很久以后才问:“我们算不算朋友?”

梅长苏回答:“等我的门修好了,你赔了全款,我心情也不错的话,就算。”

萧景琰去了一张支票,豪迈了画了几个0,递了过去,懒懒躺在沙发上,双腿叠在一起,轻声说:“你说,什么才是真爱?”

梅长苏往一边挪了挪,也顺势窝在另一边的沙发上,撸怀里的奶喵:“很喜欢,想在一起,对方也很喜欢你,也想和你在一起,就是真爱。”

萧景琰闭上眼睛,低声说:“我以前,也有这样的,那时候我很小,大概十五岁吧,我父亲被竞争对手袭击,为了放开手脚大干一场,把我丢到了某个不知名的大山里隐藏身份,我那时候被人追杀滚了一身泥,于是去河里洗澡,洗到一半才发现居然有个小女孩,她一直尖叫,跑走了,后来……”

 

 

“后来?”

“后来她表哥还是堂哥,带了一群人找了过来,差点把我打死。”

“你和那个女孩恋爱了?”

“没有,我爱上了她哥。”

“……”梅长苏感觉自己撸猫的手都不受控制了,他是一个平和又富有耐心的人,但是现在却非常想打人。

 

 

“她哥长得比她好看多了,白白净净的一点都不像是山的孩子,其实我也不是打不过他们,但是他养了一头狼,不是狗,是狼,会吃人的。我现在还能想起初次见面的时候,他看我的眼神, 像是想要我的命。”

“哦?”梅长苏默默的看着怀里的奶喵,伸出一根手指磨了磨小家伙的尖牙,轻声说:“可能他是个土匪。”

“你猜的没错,他祖上是哪朝哪代的将军,被昏君株连九族,逃了一个人就占山为王了,从有皇帝的时代到毛主席离开,祖祖辈辈都是土匪。你或许不相信,什么时代了还有土匪,就好比,什么世界了,还有黑社会一个道理,他一点也不想当土匪,非常喜欢读书,我那时候被抓到了他的老窝,身上带了一个翻盖手机,他每天强迫我给教他拼音打字,他很聪明,学什么都快,后来我爸派手下来接我,临走时约好一起走,可惜他没有来,我后来又去过那座山,空空的,什么都没了。”

 

 

“你回去找他干什么?”梅长苏问。

萧景琰被问得一愣,看着手腕上的表,然后岔开了话题:“用餐的时间到了,我勉强会做黑椒意面,吃吗?”

“好。”

 

 

梅长苏看着走进厨房的萧景琰,不知道为什么,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满足感,或者是因为咖啡的温度刚刚好,或者是因为沙发很柔软,或者是因为怀里的奶喵很乖,或者是因为那个坚实的背影,正非常居家自顾自挽袖子,这大概是他见过画风最清奇的总裁/黑道BOSS/精神病患者/隔壁邻居。

他打开电脑,在知乎上顺手提了一个问:“正在治疗的病人,居然说初恋是我,该怎么办?急!在线等!”

三分钟后,大篇幅的回复,都是一句话:“在一起!在一起!在一起!有病要治!不要放弃治疗啊!楼主!”

 

 

梅长苏果断合上了电脑,走进浴室,隔空喊话:“萧景琰,你的花,明天就要开了。”

“啊?多谢你的照顾了。”

“我有话对你说,等……”梅长苏的声音戛然而止,他的腰上正抵着一把枪,一个阴狠的声音响起:“不想死就闭嘴。”

另一个声音悄咪咪的响起:“你干啥!老大让我们绑花,没让我们绑人啊!”

“他都看见我们了!一起带走!我带人!你带花!”

“我怎么感觉他没看见,咱两藏在柜子里!你凶什么凶!我也很委屈啊!”

“你去把字条贴在墙上,我先把人带出去。”

“行!你先走,我殿后!喂!我没带胶水啊!”

 

 

煮好面的萧景琰走出厨房,叫了两声梅长苏的名字,都没有人回应,房间里空荡荡的,只有浴室的肥皂盒下面压着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:“如果想让你的真爱平安无事,把新征收的十个场子还回来!一个英俊的绑匪,2017630。”

萧景琰伸手放空了浴池的水,依然是以前那副沉默不语的样子,但他的眼睛里却早已凝聚了厚重的阴郁,他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。

“喂?战英,最近收了谁的场子?嗯……好,让他今晚12点之前把从我这偷走的,分毫不差的送回来,否则我亲自带人去杀他全家。”

 

 

萧景琰从电视机抽屉里取出一把枪,用轻微发抖的手指灵活的拆开,细细的擦拭零件,冷了的意面颜色依然鲜艳,他却没有任何食欲,萧景琰静静坐在屋子里,一只柔软的小爪子挠了挠他的膝盖,那是梅长苏的猫。

萧景琰摸了猫奶喵的脸颊,低声说:“本来以为你主人是警方安插的卧底,现在看来不是了,他住在我隔壁一年半,又设计接近我,那你说,他是为了什么?”

“喵喵喵?”

折了折柔软的猫耳,萧景琰突然露出一个浅浅的笑:“不管是因为什么,送上门了,就是我的。”

 

 

关于真爱,你其实说的不对。

不记得哪一首诗里说过,白天有你,夜里有你,梦里有你,怀里有你,这才是爱。

 

 

下集预告:

没有预告,随意放飞!哈哈哈!反正HE大团圆好了!

 

 

 


评论(23)
热度(172)

© 黑丶景琰 | Powered by LOFTER